不二02

不定时登录,有事留言,绝对不会故意无视。有时会像微博一样习惯性地转载文章内没有注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如有冒犯,请告诉我,我上来后看到一定会立即删除。求不挂QAQ。

【叶all】圣人不仁

春小喜:

目录

 

回来的时间赶上她生日,生日快乐亲~ @不能摸的猫咪 

应该和你想象中的东西差很大,我努力了_(:з」∠)_

医生paro,因为某猫要求,所以狗血天雷,叶all带微叶BG,斟酌慎入!!!这不是小喜一贯的风格!!!

又,请忽略一切与现实不符的细节_(:з」∠)_

 

 

正文

 

叶修走下手术台,摘掉手术手套,洗干净手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脱下白大褂,脱下细框眼镜收起来,拿起大衣和公事包,走了出去。

路过韩文清办公室的时候,他往里看了看,拉住走过的一个小护士问道:“老韩在做手术?”

“是的,临时有个急诊,比较棘手,韩主任过去了。”小护士小心翼翼地说道,用仰慕的眼神看着叶修。

“我知道了,谢谢你。”叶修朝她笑笑,没有什么留恋,干净利落地走了。

“前、前辈。”有个声音喊住了他,同意带着小心和希冀,却是他熟悉的声音。他转过头:“小乔啊。”

“前辈要回去了啊?”

“是啊。”

“我正好下班了。”乔一帆走到他面前,鼓起勇气,“要一起去吃晚餐吗?”

他们说,要约到叶修前辈,要大胆主动,要敢开口。他可以的。

叶修微微退后半步,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乔一帆几眼。乔一帆努力让自己站得笔挺——这是个自己科室的后辈,干净的、年轻的、充满朝气的……带着美好欲望的。

“好啊。”叶修微笑,摘去了眼镜的漆黑眼睛显得干净而冷静。

“那我们走吧。”乔一帆悄悄恢复屏住的呼吸,手指紧张兴奋得微微颤抖。

不贪心,只是一个晚上。他告诉自己。

 

韩文清回到自己办公室后,深深陷在高背转椅里,经过一场长时间的高强度手术,只觉得疲惫不堪。他看了看时间,离预计的下班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他划开手机,不出意料地看到了一条未读信息。

“我先走了。”

他叹了一口气,强打起精神收拾好东西离开,走过医院走廊的时候,听到那些年轻的实习生的窃窃私语。

“乔……真的约到啦!便宜他了……前辈……看得上他?……没用……失策……叶……”

韩文清脚步微微一顿,又继续往前走去。

那些轻飘飘的只字片语如同最后的锚重,将他疲惫的精神击垮,只余一个支撑自己行走的骨架。

他走出医院大门,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小护士在兴奋地讨论的时候,叶修正捧着一杯咖啡拿着两份档案路过休息室。

“说什么呢这么兴奋?”叶修探个头进来,笑笑问道。

“那个我们医院出去的雪山圣手,很出名的吴雪峰医生回来啦!”小护士兴奋地说,“听说他又帅人又年轻,还是单身呢!如果我去追——呃,叶、叶主任?”

叶修对她挑挑眉,笑道:“我会转告他的。”

“叶主任求不要!”小护士告饶,“你什么也没有听到!叶主任最年轻最帅!”

“这还差不多。”叶修笑着走了。

“喂,叶主任条件这么好,你怎么不考虑追追看啊?”旁边一个新来的护士用钦慕的眼光看着叶修远去的背影,问刚刚与叶修说话的小护士。

“叶主任是我们医院镇院之宝,你以为这么多年没有人追过?追不到的。”小护士摇摇头,“他们都说叶主任这个人,只可以喜欢,不能爱;只可以远观,不能拥有。”

 “怕是没有人配得上他吧?”那个护士还托着下巴看着那个方向,一脸迷恋。

小护士摇摇头,不愿多说。

 

所以在吴雪峰推开叶修的办公室门走进来的时候,叶修并没有怎么惊讶。

“叶修。”吴雪峰站在叶修的办公桌前,与当年离去时的样子没有太大差别。脸还是那张脸,只是刻上了成熟;眼睛还是那双眼睛,只是装满了风霜。

“你回来了,好久不见。”而叶修明显比当年抽条了一点,更高了,更内敛了,此刻不动声色微笑看着他,眼神平静,没有怀念也没有谴责,甚至不是看熟悉的陌生人的眼神。

吴雪峰心脏处一阵窒息的痛,他浅浅呼吸,问:“你今晚有空吗?这么多年不见,好久没有好好聊聊了。”

“我今晚有约了,不如明天?”叶修说。

 

“吴雪峰回来了。”孙哲平说。

“是啊,他约我明天晚上吃饭。”叶修靠着枕头,指尖火光闪动,一点点的灰敲在烟灰缸里,像烧干净的烟火。

“你当年蛮喜欢他的。”孙哲平转头,打量着他的神色。

“也还好。”叶修轻佻地挑起他下巴,笑道:“吃醋了?”

“去你的。”孙哲平拍开他的手,一脸嫌弃地下床去了浴室。叶修碾灭指尖的烟,跟了上去。

激荡的水间,孙哲平抓住浴缸边缘的手指,用力到发白。

 

吃过饭后,吴雪峰提出去叶修家里坐坐。

让吴雪峰自便,叶修到厨房里倒水。吴雪峰在客厅里转了两圈,路过半掩的卧室门,目光穿过一寸宽的门缝,落到卧室内门边的垃圾桶里。

那里有两个用过的保险套,打了结躺在垃圾桶底,暧昧而隐秘地彰显着欢爱的痕迹。

吴雪峰屏住呼吸。

“雪峰?”叶修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离得很近,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递过来一个玻璃水杯。

吴雪峰接过水放在旁边的小柜子上,轻轻拉住叶修的手。

叶修看着他,了然地笑了笑。

 

他们说他,只可以喜欢,不可以爱。

和吴雪峰吃过饭的第二天,叶修和安文逸一起离开了。吴雪峰忍住质问的欲望,看着眼前的晚餐毫无胃口。

当年,当年他是这样的吗?是自己放弃了质问的资格,还是他来不及表现出这样的一面,自己就走了?

是失去了唯一,还是从一开始就无所谓唯一?

他忽然明白了,他们说他,只可以喜欢,不可以爱。

 

“前辈……”安文逸略沙哑的声音轻轻响起,手指青涩地划过叶修白皙的胸膛。

叶修懒懒地靠在枕垫上,看着他动作,床边的地板上已经扔了一个用过的保险套。

安文逸悄悄看他一眼,俯下身,臣服于他。

叶修白皙的手指插入安文逸发间,轻轻抚弄。

 

医院的工作是很忙碌的。

这天叶修忙里偷闲捏着口袋里的烟盒溜达到吸烟区,看到楚云秀躲在里面。楚云秀抬眼看见他,慵懒地招了招手。

“最近在看什么剧啊?”叶修找话聊。

“霸道医生爱上我……之类的。”

叶修笑出声:“你就是那个霸道医生吧?”

“人家也可以很小女人的好吗。”楚云秀翻白眼,吐出一圈白雾。

叶修笑道:“我知道啊。”

“今晚好像要大结局了。”楚云秀一手撑着脸,烟雾里看不清表情。“约吗帅哥?我们可以具体实践一下这个剧名。”

叶修身形一顿。

“他们说你很好约。”楚云秀趴在桌上看他。

“难看的不要。”叶修笑笑。

“我长得很难看吗?”楚云秀有点忧伤。

“你很好看。”叶修认真地看着她。

楚云秀与他对视两秒,移开眼睛道:“算了,我只是好奇,没别的意思。”

叶修笑笑,没去揭穿她把烟灰抖在了桌子上。

 

离开的时候,瓢泼大雨。

叶修站在医院门口,伸手接了接雨,叹了口气。

“叶修?”

叶修转头,是那个从来不肯叫自己前辈的姑娘。

“小唐。”他打招呼,又道:“这样大的雨,我回不了家啦。”

“来,我有伞,跟我回家吧。”唐柔开玩笑道。

“一把伞两个人撑,最后两个人都会被淋坏的,还是算了。”叶修扼腕叹息。“我去休息室看看有没有泡面好了。”

唐柔定定看他一眼,从包里拿出另一把伞递过去:“呐,我还有一把,记得还我。”

叶修道谢接过,撑开伞走进雨中。

唐柔看着他的背影,想起周围人对他的评价:镇院之宝,奇迹之手,对工作热忱,对病人友善,无可挑剔的医生,却是颇有争议的同事。可是那又怎样呢——暧昧的流言成为大家的谈资,对人家一点影响也没有。他们说他风流又稳重,多情又无情,久而久之,他们就说他只能喜欢,不能爱。

那个总是不由自主吸引她目光的剪影,在雨幕中模糊。

 

这天叶修下了手术台,走在走廊里,摘了眼镜,手指轻轻地捏着眉心,眼睛半眯。

所以那包血浆飞过来的时候,他没有留神,闪避不及,举起手挡了一下。血浆包破裂,飞溅的血液把他的白袍染得鲜红,点点惊心。

他放下手,冷静地看过去,那里有一个双眼通红目光恶毒的男人,紧紧地盯着他,手中挥舞着一把沉重的斧头,疯狂地冲上来,口中的吼声令人心悸:“庸医!!!”

叶修迅速退后两步,向右边走廊跑去。护士和病人惊慌尖叫着四散逃跑,他冷静地跑到一处空旷的大厅里,转过身面对那个失去理智的男人。

“庸医你去死吧啊啊啊啊!!!”男人挥舞着斧头冲上来,铮亮的刀锋近在咫尺,在叶修眼里反射出可怖的亮光,叶修冷静得可怕,正要伸手格拿下他,斜前方忽然冲来一个人影,用尽全力一撞,狠狠把男人撞飞出去!

“你没事吧!?你怎么不躲!?”韩文清用力地捏着叶修的手腕,只觉得这一生从来没有这么慌乱的时候。那斧头的刀锋特地磨利过,随便砍下去,就算不是要害,也是喷泉一样的大出血——很多时候,人就这样没了。

“我没事。”叶修一根根掰开他手指,走过去把站不稳的男人一个擒拿按在了地上。

“庸医!你这个庸医!你不得好死,你全家都会死在我手里!”男人还在不住地咆哮,“你去死吧啊啊啊啊啊!!!”

叶修手上发劲,男人只觉得骨头都要被捏碎了,发狂地怒骂嘶吼。

韩文清站在那里,看着他发怔。这样的叶修很少见,他大部分时候都是温和的,经常嘴贱,但整个医院没有认为他脾气不好的。他看着男人的眼神很冷,比斧头的刀锋还要冷,披着染了鲜血的白袍,像下界审判人类的神。

他抬头扫了韩文清一眼。

那个眼神,同样让韩文清发冷。

 

事情查清楚了,男人是叶修值晚班那天动的一个急救手术病人的父亲。病人是个八岁大的孩子,男人家里是农户,孩子在家里拿着斧头玩,一不小心抓不稳掉在了自己身上,最后大出血,终究还是没救回来。

那天乔一帆也在,在旁边看着盖了白布的小身体被推走,悄悄看叶修的神色,淡淡的,手插着口袋,不发一语,随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那个背影挺拔如松,看不出悲伤不悲伤。

 

他们说叶修家里有能量。“功夫医生”这个关键词本来已经上了热搜,结果悄无声息又被撤了下来,新闻撤去了报道,男人被扭送走后,再也没有消息。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就像那件事情没发生过一样。

除了韩文清。这天事后,叶修点了一根烟,靠在床背上俯视着看他,说:“那天你不该冲上来。”

韩文清人陷在被子里,还缓不过气来,闻言怔住。就像突然从温柔乡里被拉出来站到凌冽的风中,冰凉刺骨,寒冷刺心。

他记得那天那个眼神,他用眼睛说:你逾越了。

他咬牙坐起来,带着他一贯的骄傲说:“就算是别人,我也是一样救。救人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那就好。”叶修在白雾中说道,“不要对我这么好。”

“别太自恋。”韩文清剐他一眼,心里却无比晦涩。

这不是一句感动的托词,这是一个警告。

因为我不会、不能、不可能对你那么好。所以你不要对我这么好。

 

那件事过后,叶修的办公室明显热闹了很多。大家变得特别关爱叶修——真的不是来蹭颜——叶修觉得自己俨然有成为院宠的架势。

“真的够了。”叶修有些哭笑不得,“我都快被巧克力给淹没了,我是医生,不是病人好吗?”

小护士假装听不到,放下包装精美的巧克力,麻利地溜走了。叶修笑着摇摇头,门边探出来一颗笑嘻嘻的头:“叶修!”

“沐橙。”叶修招呼她进来。

“好多巧克力啊。”苏沐橙挑挑拣拣,拿起一个包装盒:“我可以吃吗?”

“吃吧吃吧。”叶修大手一挥。“其他的也拿去和你姐妹分了。”

“我代表秀秀柔柔谢谢你。”苏沐橙笑嘻嘻的,把一颗颗的巧克力豆扔进嘴里。

“吴雪峰最近来你这里来得好勤啊。”

“想太多。”

“哪里是想太多。”苏沐橙嘟囔。

“你对他有意见?”叶修笑着瞥了她一眼。

“我和他不熟啦。”苏沐橙耸肩,吃完巧克力,拿起几个礼物盒,开溜了。

 

于是叶修对吴雪峰说:“你最近怎么回事?”

吴雪峰沉默一会,说:“我当年的离开,你是理解的。”

“是啊。”叶修懒懒道,“人各有志。”

“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忘记过你。”

叶修轻笑一声。

“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吴雪峰说,姿态近乎卑微。

“这样没有意思,雪峰。”叶修低低地说道,“我对现在的生活状态很满意,没有想改变的想法。”

吴雪峰沉默。

叶修注视着他,目光带着残酷的温柔:“你应该很了解我。”

长久窒息的安静后,吴雪峰点点头。

宽阔的医院办公室里,冷气安静地运作,吹在皮肤上带走热度。吴雪峰扣好扣子,翻身下了床。

“我还是能来找你的,对吧?”

“当然。”叶修微笑。

吴雪峰整理好衣服,走了出去。

 

他曾以为他走入过他的心里。

现在看来,那不过是他的以为罢了。

他足够冷静地对待所有人,理智得像是神在俯视世人。

 

“你知道圣人不仁这句话的意思吗?”苏沐橙问唐柔。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是这个吗?”唐柔念出一段道德经。

“是啊,最适合当医生的,其实是圣人这样的人。”苏沐橙吃着巧克力,一边感慨,“病人都想要热心的医生,可哪里来那么多的热心?医生都想要治好每一个病人,可哪有每个病人都能好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才是人生的常态。宠辱不惊,生死看淡,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却不失去对生活与工作的热情,才能长久地当一个好医生。”

唐柔沉思一阵,叹口气说:“我知道你在说谁。但是未免也看得太淡了些。”

“刍狗。”苏沐橙笑着说,“我们都是刍狗。”

 

圣人不仁,你既无法得到他额外的亲近,也无法得到他额外的疏远。

他就这样看着你,近乎怜悯地看着你。

神不爱你,神只怜悯你。

 

安静的办公室里,叶修泡好一杯咖啡,长腿交叠,拿着一份档案,坐在高背椅里,等待下一个病人,敲开房门。

 

 

 

Fin.

 

###

【4897字】

请在心里默念三遍:这不是小喜,这不是小喜,这不是小喜

如果有人好奇的话,BGM是郭沁的《紫》(真的有人好奇吗233)

蹭颜=看脸

圣人不仁的解释来自百度百科

写完这篇,感觉自己莫名文艺_(:з」∠)_

求喜欢推荐,好奇你们的观感,我要听感想!!!



评论

热度(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