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02

不定时登录,有事留言,绝对不会故意无视。有时会像微博一样习惯性地转载文章内没有注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如有冒犯,请告诉我,我上来后看到一定会立即删除。求不挂QAQ。

【孙哲平中心】glory seeker(三)

钟山风雨起苍黄

OTL果然没有人看么
算了……我自己写来玩的……
唔,不过还是,恰好有看到的姑娘的话,来告诉我啊


  孙哲平和叶修相识的时候,叶修还不叫叶修,他用着一个名为叶秋的假名,是圈子里第一个从地下成功走到台上的乐队――嘉世的主唱。
  那时候,孙哲平或者说张佳乐的百花乐队才成立没两个月,他们在一场音乐节上给嘉世做暖场。孙哲平是知道叶修的,或者说他一直都知道嘉世有一个从不露脸,每场演出都必戴面具出场的主唱。
  他在彩排开始前蹲在叶修那个粗制滥造的面具旁边,一本正经地研究着上面的纹路,直到一个他不认识的年轻人跑来蹲到他身边,饶有兴致地询问:“这有什么好看的?”
  孙哲平只偏过投瞥了一眼这个头发半长不短眼底乌青一片又脸色苍白的家伙,便继续转回头看那个面具,他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实在太难看了。”
  短暂而微妙的沉默过后,陌生人爆发出一阵笑声,又接着因为笑得太厉害而呛住了自己猛然咳嗽起来。孙哲平不明所以地歪着头看了过去,好心地伸出手拍了拍对方后背替他顺气:“有这么好笑?”
  陌生人点了点头,直到喘匀了气以后,方才盯着孙哲平说道:“有啊,因为它是我的。”
  “……”孙哲平一愣,收回了自己的手,他伸出手去画了画那个面具,“真的很难看啊。”
  “那不如你做一个新的给我,既然你这么嫌弃它。”叶修半开玩笑地说到。
  “也不是不可以啊。”孙哲平点了点头,在他想要多说点什么之前,张佳乐的声音从另一边响起,他站了起来,随便挥了挥便算作和叶修道别了。
  叶修在原地又蹲了一会儿,直到吴雪峰从旁边路过伸脚踢了他一下才醒过神来,他伸手拉住了吴雪峰,一本正经地问:“真的很难看么?”
  吴雪峰习惯了自家主唱没什么正形的样子,难得见他如此认真不由得也端正了态度,他仔仔细细地看了那面具一分钟,最后怀疑起了嘉世这个乐队所有粉丝的审美,到底得是什么样的人才能看着这样的面具都还是喜欢叶秋呢??他沉痛地点了点头说道:“不是很难看,是非常以及极其难看。”
  “……”颇受打击的叶修捂住了脸,嘤嘤嘤地喊着经纪人陶轩的名字求安慰,可惜叶主唱交友不慎,人人以损他为荣,毕竟平日里就没有谁没受过他的口舌之害。
  百花没在暖场的时候演绎自己的歌,而是绿日连播。叶修戴着那个丑绝人寰的面具站在舞台侧面看孙哲平一脸陶醉的打鼓,忙伸手拉住了一个工作人员询问。
  “一支新乐队,鼓手姓孙,名字不记得了。”工作人员费劲脑汁也不过想起了这点。
  孙哲平下台的时候,叶修本应该忙着准备上台才是,但他还是空出了一点时间来,拉住了他说了一句:“你们挺不错的。”
  “当然,”孙哲平回得理所当然,“除了面具,你也不错。”
  “……”叶修一时想扯下脸上面具和孙哲平细论审美,但可惜演出不等人,他只得往台上奔去。
  围观了全程的张佳乐笑到不能自己,他勾着孙哲平的肩膀问:“你到底对那个面具有什么执念?”
  “丑是原罪。”孙哲平颇有深意地看了张佳乐一眼如是说道。
  那一眼看得张佳乐莫名其妙,不由得怀疑起了孙哲平是不是顺便也diss了一下自己的审美,回想了一下自己和孙哲平初次见面那天的情形,他觉着孙哲平不光吐槽了叶修也吐槽了他本人。
  “大孙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到底谁丑?”
  “面具。”
  两个月以后,叶修收到了一个经由魏琛转交的包裹。
  “你上一场演出碰到了百花,然后孙哲平说让你有空把这个交给我?”叶修一脸茫然地从魏琛手中接过了包裹,“他为什么不自己给我?”
  “你在h市,他在k市,除非有音乐节,他见你比上天还难。”魏琛吸溜了一口面条含含糊糊地说道。
  “你还在g市呢,你俩见面很容易么?”叶修边拆包裹边怼了回去。
  “不容易啊,赶巧x市有音乐节,就碰上了呗。”魏琛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u盘抛给了叶修,“百花的新歌Demo,你听听看,我觉得他们不火太难。”
  叶修伸手拿走了u盘踹进口袋里,而那个包裹也已然被拆好,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眼前这个纯手工打造的蒸朋风的半面面具上,好半晌方才说道:“我承认我以前那个面具是丑了。”
  “孙哲平是对你有意思么?”魏琛伸手去摸那个面具却被叶修一巴掌摁在了桌上。
  “扯淡,”叶修把面具扣在了脸上,“他就是个强迫症,嫌我原来面具太丑。”
  “他当真对你没意思么?我看不见得。”
  当晚,叶修寻摸了个电话给张佳乐打了过去,东拉西扯了半天之后,终于说到了重点――孙哲平的性取向。
  张佳乐在电话那边爆出惊世骇俗的狂笑,最后他在挂电话前说:“你早晚会知道的。”
  叶修听得一头雾水,但在百花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的半年之后,叶修终于还是知道了张佳乐在笑些什么。
  “非要说孙哲平的性取向是什么的话,那大概就是他的架子鼓了吧。”听完了整个故事的叶修一脸沉痛地如是总结。

评论

热度(36)

  1. 不二02钟山风雨起苍黄 转载了此文字
    钟山风雨起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