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02

不定时登录,有事留言,绝对不会故意无视。有时会像微博一样习惯性地转载文章内没有注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如有冒犯,请告诉我,我上来后看到一定会立即删除。求不挂QAQ。

一封家书

江湖夜雨十年灯:

之前答应的高考作文全国二的叶平

选的两句诗是:1.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2.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肯定是不及格作文了,教大家如何曲解古诗

话说叶平这个tag是只有我写文的时候才会动么?我的心好痛QAQ

背景的话,大约还是个关山月背景的东西

原作背景这么文青很奇怪【。

对,两个文青

随便看看吧


一封家书

叶修从传达室领回那封信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着的,素白的信封,字迹一如既往地遒劲而干瘦,像孙哲平本人,也像松柏。叶修的手指摩挲过信封上他自己的名字,绿色的墨因为用力的折顿而加深,又坦荡地拉长成潇洒的最后一笔,他忽然发现自己甚至于还记得这墨水的名字——常盘松,他也记得孙哲平惯用的那支笔,不是什么金贵玩意儿,笔杆的尾端还缠了两道胶布。兴许也不再是那支笔了,叶修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他记得当初自己坐在孙哲平的上铺看对方坐在窗台上细细地刀笔,阳光落在他毛愣愣的短发上,也落在他线条利落的脸庞,显出难得的柔和来。

“我一直以为你们两个里比较文青的是张佳乐,倒没想到是你啊。”叶修挠着头没话找话,他不太想承认这个画面太好,他的心跳开始乱了起来。

孙哲平偏过头看他,挑了挑眉:“用习惯了而已。”

“你倒是恋旧,”叶修想了想,从床上跳了下来,慢吞吞走到孙哲平身边,拿起那瓶墨水在手里把玩着,“签字笔就解决的事,非弄得这么麻烦,能拿来干嘛?”

“给你写信。”孙哲平伸手夺回了自己的墨水瓶,笑眯眯地看着叶修,而后者的眼睛亮了起来,“真的?”

“真的。”孙哲平弯下腰拉开抽屉将他的墨水和钢笔一同放了进去,而墨水和钢笔的旁边是一盒整整齐齐的弹匣。

叶修不由得攥紧了信封,他想,原来孙哲平真的会给他写信。他翻过了三个柜子方才翻出那把收在盒子里的拆信刀来——那也是孙哲平送的,或者说他觉得好看,硬从孙哲平那里要了回来。他不想也不愿轻慢这销声匿迹三年有余的人的一纸家书。

叶修展开信来便不由得笑了起来,孙哲平依旧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前缀涂涂抹抹最终不剩了什么,他另起了一行,孤零零地写下他的大名——叶修。

叶修就只是叶修,他不会是孙哲平的谁。

叶修又一次拂过他自己的名字慢慢地读起信来,信不长,却絮絮地说了些琐事。他说月光很美,月亮还是从前他们一起看过的那个,但一起看月亮的人却不在身边;他说口粮太难吃,没忍住去猎了兔子,结果没调料比干粮还难吃;他说张佳乐天天喊着要吃小锅米线还指名大院外面两条街杨大妈那家的,也是没出息;他说好男儿志在四方,谁tm要回家;他说叶修我也没别的想法,要不你去杨大妈他们家点碗蒸饵丝替我尝尝吧;他说木瓜凉水加玫瑰糖没有加绿豆沙好吃;他说杨大妈肯定新晒了干桂花,喝木瓜凉水的时候记得撒一点……

叶修笑得眼眶发热,他想孙哲平写这些的时候一定和他写战术指导的时候一样面无表情,他大概连张桌子都没有,就窝在哪棵树旁边,随便找点什么垫着写的。他知道孙哲平没有写在信里的事,他都知道,有两个战友牺牲了,还是他们后辈,孙哲平自己新伤连旧伤,再回来大概又要瘦得脱了形了,这家伙管天管地,就是顾不了自己。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孙哲平想他了,也想家了。

叶修从抽屉里翻出一支没用过的钢笔和一瓶墨水来,信纸是不需要的,桌子上那沓稿纸便可以,他不知道自己的回信会否寄到对方手里,但他还是会一一回复。

叶修说月光一直很美,看的也还是同一个月亮;叶修说兔子也好、饵丝也好、木瓜凉水也好,等你回家了一起吃;叶修说杨大妈今年不止晒了干桂花,还浸了桂花糖,说自己买了一罐好好地收着呢……

叶修说,我等你回家。

“依我说,最好的还是桂花了。”

“为什么?”

“因为桂花糖比玫瑰糖更配木瓜凉水?”

“孙哲平你tm是吃货么?”

“怎么着也比你这个请客只会请人吃泡面的人好得多吧。”

叶修在寄出回信时,嗅到行道树里飘来的桂花香味,他抬起头望见月亮正圆,月光正明,他想,他该去喝一碗木瓜凉水了。

FIN


评论

热度(21)

  1. 不二02江湖夜雨十年灯 转载了此文字